温乡

静躺入空山

#周叶#远山2

如果说话也能像水一样能够抚慰身体的每个部分的话 那么无疑,叶修是这样的。十四岁懵懂的年纪,足以将那个美好的画面永刻心中。
他喜欢叶修。他知道。
可那又怎样呢。
周泽楷当上了住持,以他人眼光来看,似乎不太满意,毕竟太年轻,在他人看来这只是个孩子罢了。
于是在当选住持之际,他有了一个对手,正是那个从小指使他洗完寺中所有衣服的胖子。
再见到这位对手时,周泽楷只是礼貌地朝他笑,并不言语。他又想起了叶修,那个令他魂牵梦萦了二年多的身影。
身边响起了大长老严肃而庄重的声音。”因为河神守护着这片山的生灵,这里才能成为出家人的净土。那么,我们的住持,自然也应该由河神来选择,你们可有异议?”
众人噤声。
”那便由两位候选人各自坐在水中静坐,坚持得最长久的人便升为住持。”水中静坐出于多方面的考量,不仅能打磨一个人的脾性,更是处在冰冷河水中的考验,这才有了由河神选择这一说。
周泽楷和那个胖子选好位置之后便正式开始打坐。大长老留下几个人看守便离开了。
周泽楷的脑子在打转,他的脑中总是出现那个白色的身影,想念如影随形。幸而冰冷的河水抚慰了他的身体,他依旧不动如泰山。
一天的比拼当中,周泽楷已稳赢无疑。那胖子却在输掉比拼后阴笑一声,将周泽楷推入河水之中。周泽楷全身埋进翻滚的河水之前,只听到了一句嫉妒的”凭什么……”
他不会水,寺人皆知。苦笑一声,身体最终没入这永恒之流
……
等周泽楷醒来时已是傍晚时分。叶修依旧穿着那身白袍子,束着黑色的长发,在旁边默默地生火。自己湿漉漉的衣服不知何时已被换下,还是那样一件白袍。挣扎着想要起身。
似乎是察觉到旁边的人已经醒过来,叶修弯着眼笑,走过去蹲下身摸了摸周泽楷的头”晚上好,小周”
想回答些什么,却只能艰涩地发出几个单音节的字,知道自己无法回应,干脆抱住了身边的人。
……
我不想让你再从我身边逃走了,再也不想。
叶修的身体怔住了会儿,神情微愣。看着满脸通红却死死抱住自己的周泽楷无奈的笑。
”小周什么时候这么粘人了啊。”
周泽楷动动喉咙艰难地说出”别走”
别走,真的别走,我不知道哪个时候才能再遇见你,请你,不要再一次舍弃我。
叶修似乎心被刺痛了一下,表情却还是带着抚慰的笑”好好,我不走,可是小周生病了哟,好好把药喝了吧”
伸手不知从哪儿拿出一碗乌黑的药汁。
周泽楷一手拉着叶修的白袍,一手接过碗,一饮而尽。
叶修冰冷如水的手覆上周泽楷的额头。迷迷糊糊的周泽楷只听到叶修的呢喃”退烧了啊,那就放心得多了。”
周泽楷希望那如水的冰凉能多停留一会儿,抓住了叶修的手。
……沉沉睡去
天还只露了点微白的时候,周泽楷下意识地握了握手,惊醒发现叶修依旧不在,手上只留了一块温润的玉佩。似乎正是印证周泽楷所想的,脑中有叶修如水的话语
小周,想找我的时候,拿上玉佩,到之叶河来找我。
”河神吗?”周泽楷低下头思量着,浅声呢喃道。
之叶河正是青绵山上他初次遇见叶修的地方。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