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喻叶#归来

喻文州的食指和中指微微弯起,倒是一点也不嫌弃漫长的等待,手指有规律地敲着桌子,身体前倾,眼睛眯起望着对面的人,还是那样面带微笑。
没错,他在施压。
看似咄咄逼人的攻势下隐藏的是极为老练的算计与谋略。如果说在叶修面前玩将计就计是死路一条,那么喻文州,算是个例外。
四大战术大师之一,致命的手速硬伤,却硬生生地扛起蓝雨队长一职。不仅因为他的水准,更是对大局的把控。
喻文州自认为自己是个理智的人,虽不到张新杰那样极致的理智,却在细节方面做得很好。
如果不遇到叶修。
不过也就是如果了。
很久以前他就对叶修有过注意。那时候的叶修如日中天,三连冠的记录历历在目,他有幸领教。那时候他还在努力着,即使手速硬伤也避免不了他的努力。
观看蓝雨那场输给嘉世的比赛让他一直构建的理智有些崩塌。太强,真的太强。无论是战术还是精准的操作。叶修下场面对一个无措输掉比赛的新人一脸坦然地说“努力?在这个圈子里哪个选手不努力,以为努力就能换得胜利,太天真了吧,所以继续努力吧。”
话语很残忍,但是事实就是这个样子。而喻文州恰巧听到了。
喻文州还是喻文州,不仅没因为叶修的这一番话他理智地面对了自己的缺点,比常人更加努力,打败了蓝雨前队长魏琛,接手术士索尔萨克这一角色,担任队长。他期待着与叶修的交锋。
可没等到交锋,倒是见到了真人。
叶修,从来都很强大的他,因为比赛之中狂飙手速而累得不行,为躲避记者而钻入隐蔽的离开通道之中。又恰巧,让喻文州给碰上了。
叶修真的太累了,几天的比赛胜负担子都压在他身上,以至于他连根烟都没力气抽,直接就瘫坐靠着墙壁。眼睛一闭上就沉沉睡了过去。喻文州站在不远处有些惊奇。他原本想晚点退场耗耗时间,却不巧遇见已经昏睡的叶修。他蹲在叶修旁边轻轻唤着叶修的名字。
可叶修却丝毫不为所动。他的思绪早已沉入困倦之中。喻文州就这样,以一个新人后辈的方式尴尬地看着这一幕。
是放任他在这里呢还是……
那时候叶修的队友都差不多离开了,喻文州又不敢离开叶修身边片刻,只好无措地望向四周。
没有人。
他毅然决定将叶修带回家。于是他和叶修的交情就从此开始了。
喻文州的思绪飘远了些又回到现实中来,手指也停止了敲动,身体后仰靠在沙发上,翘起腿。声线温和而平静“前辈的退役有问题吧。”
叶修出人意料的退役让喻文州有些吃惊,相伴随而来的是深深的不安。叶修和他合住已不是秘密,一回家却发现叶修在找东西。
喻文州接着说道“前辈似乎还欠点解释。”
叶修还是那副懒懒的样子“文州啊,分开一段时间吧,我还有事。”
喻文州的难受就在平静的表情之下极快地掩藏下去,声音有点涩“好。”心里面却狠狠抽痛了一番。
叶修在喻文州看似平静地目光下起身离开。关门的声音却好似惊醒了喻文州,他的脸深深埋下,用双手掩着。
他要确保这场哭泣无人知晓。
叶修走了,带着他一贯的骄傲,没有任何行李,走得干干净净。
喻文州还是老样子,理智的迅速平静,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他知道,叶修累了,他的心情怕是要比自己沉重得多。他想要做好准备来迎接叶修的归来。

……………………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