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喻叶#广岛之恋3



这个夏天未免也来得太早了,喻文州想。

从老板手中接过叶修早上送到俱乐部的礼盒,打开盒子,盒底铺着满满的喜糖,喜糖上放着大红的喜帖,喻文州依旧没什么表情,他将喜帖拿在手上,阳光顺势进入办公室,扎眼的金色囍字倒是刺了喻文州眼睛一阵。他拿着细细观看,愣了好一会儿才把喜帖放回礼盒内。


老板看了看喻文州,随即又低下头看着桌上的文件,随口说道“想不到叶修是政治家庭的家世,结婚的对象也是个有政治身份家庭的小姐,联盟说这次各战队得派战队队长去参加婚礼,你的意思呢?”
喻文州的声音还是清亮柔和,不紧不慢道“贺礼准备些什么?”


“这你不用操心,联盟那边说以联盟名义集体送出份大礼。”老板顿了顿“不过听说你私底下跟叶修交情挺好,以自己的名义给叶修送份贺礼吧。”

喻文州垂了垂眼眸,泛起一丝苦笑。

故交吗?

“我会的。”

看着没什么事了,喻文州才拿着礼盒离开了办公室,放在桌子上就没再管了,一天的训练计划还得继续呢。这不过对他而言是另一天罢了。

喻文州是真正自持的人。就算有再多的情绪他都会收好,保证不打扰别人,也不让自己受困扰。



早些年,他的生活过得极为坎坷。他随父母来到x市,跟着父母住棚户区。
他那时候最怕下雨天,屋子简陋但修缮一番总不至于漏雨,最叫人闹心的是雨滴到塑料遮雨布上的声音,一晚上闹得人睡不好觉。下雨之后房间的木板湿哒哒的,屋内总是潮湿着,木板上长了苔藓,这个时候,他就得耐心一遍又一遍的清理掉那些植物,反反复复。


棚户区那一片,除了些打工的在住,还有一些退休的老人。他听过房主老太婆尖酸刻薄的话语,也被楼下的邻居趁他父母不在狠狠揍过。
“你看你这样子,真是贱到骨头里去了……”那些人围成一团絮絮叨叨。喻文州还在用手捡碎碗瓷片,小小的身子蜷成一团。

那个世界教会了他如何更好的生存。

棚户区的街道脏乱不堪,臭得发恶的脏水满街道都是。

他那时候最喜欢的消遣是坐在和沙滩相连的石阶上,看着太阳缓慢地沉入海水之中,海水都带着金色的闪光,他突然就很想看看,光明的世界又是怎样的。


不久他就被挑中去了蓝雨训练营,很快成长为蓝雨崛起的力量。


他长大后也明白,那个世界,人人都是野兽,可这个看似光明的世界,人人都是披着光明外衣的野兽。他很想找到那时候阳光沉入海水中的光芒。只是想想。


他见到了叶修,他看见嘉世队伍的衰弱和叶修的苦苦支撑。叶修那样的,那样的,纯粹。他有自己的信仰,他坚持,不放弃。


那个时候喻文州好像看到了幼时见过的那片温柔的海水,和叶修的眼睛一样,有金色的光芒,有海水宽阔平静盛满的太阳。


光明呵


喻文州对叶修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叶修还是懒散的支着头不说话,轻笑看着喻文州。

喻文州也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喻文州想说的是,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相信了。


叶修常常在街上喜欢牵着喻文州的手,喻文州总是有些窘迫地想收回手去。

喻文州眼睛往四周瞄着,带点紧张和阻止的意味道“叶修在外面呢。”

叶修笑的时候,眉眼都跟着笑。他真是喜欢喻文州现在窘迫的模样,比成天那副淡然稳重的样子好看得多,他咳咳几声“怎么了,有哥罩着你,怕什么。”

喻文州拗不过他,只好把帽檐拉得低低的,手由他拉着,帽檐下的表情竟像个孩子吃到了糖果一般,笑容中带着淡淡的满足。

叶修在热烈的情事之后,总喜欢嗅着喻文州的颈间,双手抱着喻文州光滑精瘦的腰身,浅浅呢喃道“文州,文州……”

好似落水的人抓住了那块漂浮的木板。叶修抓住了他的喻文州。

叶修,你知道吗,你呢喃我名字的时候,我就知道,我听到了这世间最动听的情话。

喻文州心疼叶修,巴不得让那个单薄瘦削的身影能分点压力给他,可叶修的眉间总是有无数的忧愁。喻文州想,不管怎样也好,以后,他会尊重叶修的决定。


可喻文州没做到,叶修走的时候他还是想挽留,他还是……

舍不得。


叶修你有没有……一丁点的动摇呢。



【愿被你抛弃 就算了解而分离 不愿爱得没有答案结局】


tbc.









扶桑想招一只善良温柔的喻文州来陪我玩,有意敲1023881423。记得写备注啊谢谢。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