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将王魂1宴会

*私设将军军师梗
*会涉及历史军事方面
*慢热,我悲伤的,这篇没人看吗π_π这梗我酝酿了好久来着{打滚哭}



无误请下拉









送别宴会上。

君主坐在龙椅上用手撑着脑袋,百无聊赖的看着歌舞,眼睛都似乎睁不开。


叶修与其余大臣们跪坐在一旁,身边的大臣都聊作一团,只有叶修眼神放空地盯着跳舞的舞女,对他人的搭话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应着。大概是嫌叶修太无情趣,那些个大臣们都作鸟兽状n,没趣地散了。于是本该是送别叶修将军,祝他旗开得胜的宴会,主角却格外清静。

大臣们有说有笑,觥筹交错之中,叶修望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朝他走来,手上拿着白玉酒杯,少年面若润玉,俊秀的面庞让人看着一派清和温润之气。

心下随即了然,这恐怕就是丞相之子喻文州。

叶修抬了抬眼眸,挑了挑眉,单手接过喻文州递过的酒杯,一饮而尽。

叶修不会喝酒,不过一点米酒倒还是能应付。

脑袋感到有些沉,叶修朝喻文州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手在桌子上撑着,有些疲惫的按了按太阳穴。喻文州顺从地安静在叶修身边坐下,面上笑意不减,刚想开口时,被叶修因微醺醉意而嘶哑的声音打断。
“圣上下旨让你为此次大战的军师。”
“是。”喻文州笑着回答,也不避开叶修带有探究的目光。
叶修见没达成威慑作用,没趣地隐了那副探究样,恢复了漫不经心的表情。
用手敲了敲桌子“你说说,战争是什么。”随即用桌上的茶水润了润喉,他这是想探探对面第一次上战场的人的底。

喻文州装作思考,嘴上却仍旧礼貌性地笑着“还请前辈指教一二。”

叶修没应声,自顾自地倒了一杯酒,嘴角带着揶揄的笑意递给喻文州“如此,该罚。”

喻文州似是有些无奈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将空杯还给了叶修。

叶修这才张口道“战争给你印象如何?”

“当是葡萄美酒夜光杯。”喻文州笑着望向叶修。
叶修带着调笑的口气道“想听真话还是假话。”也没等喻文州回答,叶修接着说道“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是假话。古来征战几人回,这,才是事实。”说着将带有笑意的眸子望向喻文州。

喻文州反应平淡,倒不像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身上已有浸淫过战争的稳重和沉着之气。还是那副没有任何温度的笑容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有争斗,就会流血伤亡。文州会,以最小的伤亡获得最大的战果。”

叶修垂了眸子,用无谓的口气道“诚愿如你所言吧。”

喻文州笑着起身,朝旁若无人坐着的叶修作了个揖,转身离开。

君莫笑,君莫笑,那匹马的名字原是这样来的么。

远处喻文州的笑容不曾消减,却依旧没有丝毫温度。和叶修不同,喻文州在大臣之中的人际关系十分好,准确来说,不仅是喻文州看起来好相处,更因为丞相之子的身份,自然能吸引大臣们结交。

叶修在这方面一直不太用心。

叶修盘算着,再过五日大军便要启程前往,与匈奴交战,他倒是很期待喻文州给他带来的惊喜。

tbc.
不太想写太多了,先就这样吧还没有到正文部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