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将王魂3计划

夜晚,大军已扎营,若按这样的脚程计算,不出半个月就能到达边塞北城。喻文州背手站在白色的营帐外,有些迟疑没迈出步子。


家里老爷子对皇位的渴望越来越大,前朝看似平静,内里已分作两派,一派以喻家为首的老臣,把持朝政,另一派以叶修为首的年轻官员从中周旋,以保证老臣们不架空君主的权利。


说是以叶修为首,但从没人知道这位将军的心思。


一句话,难猜啊。喻文州叹了口气……


叶修今年已二十七,却不近女色。就连新娶的夫人也从未拿正眼瞧过。他倒是听人讲起过这位曾被称为斗神的将军的逸闻。听闻叶修曾有一位挚友,武功与叶修不相上下,不过在一场战役之中不见了踪迹,多半是已经牺牲了。众人便越传越离谱{没有},说叶修将军喜好男风,心中还对那位挚友念念不忘……


喻文州在人前听到只是一笑置之,心下却已有计谋。好男风?那便让我来好好会会你吧,叶修。便将计策告诉了老爷子,以助他完成此计。老爷子摸了摸胡须,沉吟一会儿应下了,不过他要求喻文州要以自己的性命为重。毕竟战场刀剑无眼,丢命是件平常的事。


这场战争,本就是为叶修设下一盘局,喻文州把自己也当作了这盘棋的棋子,他要在这局,将叶修围得水泄不通……


白色的营帐内传来一声疲惫的声音“喻军师何故在本将帐营外站了这许久,莫不是怕本将吃了你不成。”说到这里叶修的声音带了些嘲讽的笑意。


喻文州的面上依旧平静如常,朝帐外的士兵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信手撩开了帐子进入。士兵们也算知趣,走到离帐子稍远的地方警戒去了。


喻文州走得离叶修近了些。叶修此时正在公文桌上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闭着眼也没说话。


桌上一跳一跳的烛火,衬得叶修疲惫的模样愈发惹人怜惜。叶修意识还沉钝着呢,没预料一双手已经各自搭在他左右的肩头上,从肩膀上传来不轻不重的力度让叶修舒服地哼了一声。


话语间带着笑意“我倒不知道喻军师这么晚了,莫非来这儿就是为本将舒缓疲劳的。”


喻文州手上的动作没停“叶将军客气,文州身为军师,为将军分担是应该的。”语气不重不轻的温和。


“噢,那喻军师……”话还没讲完却被打断“叶将军不必如此见外,叫我文州就好。文州初来乍到愚钝,还望前辈多多指点。”说着笑着在叶修的腰身虚摸了一把。果不如喻文州的所料,叶修的背部一瞬间直了起来。


见到第一步的目的已达到,喻文州也不耽搁,没等叶修说话,继续自顾自地揉着叶修的肩。


叶修一瞬间说不出话来,连垃圾话都懒得放了。他的心头复杂情绪绝不比喻文州少。叶修闭着眼,嘴角一抹无奈。


揉肩之中,喻文州的鼻息时不时喷洒到叶修的耳垂上。叶修也不说话,只是闭着眼,看起来似乎非常平静,如果忽略紧紧攥着的衣角的话,是的,他可耻地的确被喻文州撩起了火。


喻文州笑着装作丝毫未察觉,半晌才停止帮叶修按肩。


张口便一股子浩然正气的味道道“卑职已打听到匈奴那边似乎不是很安分,虽今日才出征,但北城外的匈奴部落已成合拢之势,龙城那边的动静也不小,似乎不止是因为我们的大军。 ”


叶修沉吟了一会儿,强自按下心头的邪火。“大概是他们要选举新的单于了。你且密切关注那边的消息,我总觉得女真部落似乎也有些不安分,恐他们合作起来,我们损耗的兵力会大大增加。”


“是,文州明白。”喻文州拱了拱手“天色已晚,文州告辞,望将军早些休息。”叶修点了点头,喻文州便退了出去。


“哎”叶修叹了口气,闹心啊。喻文州,喻文州,当真不简单。



*我要说,此梗政斗啊政斗,剧情要慢慢铺开,各位看官请别急。
*苏沐秋后文出场,但我还没想好身份设定,别急。

评论(7)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