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恭苏#古往今来

懦弱

公子,你可也曾恋慕我半分?也可曾想起那晚佳节时分人潮拥挤,火花银树,宝马香车满路,灯火拥挤。你提着一盏灯笼从远处向我走来,满眼的笑,就像柔软的星子一样闪耀。

“绿翘……绿翘……”何人也这样深情地呼唤道,呢喃着我的名字就如同缱绻的情话
那盏灯会是我人生中唯一,温暖明亮的光芒吗?公子……

你可还记得那样的话,“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一人心?可你的身边何时出现了那样多的女子,公子,绿翘很累,累得已无暇去为难她们。绿翘只是一名小小的婢女,卑微不知何处,绿翘肚量很小,只愿觅得一如意郎君再不分离。

公子,你是否也对她们说过这样温柔的情话,在拥挤的灯会之中也曾这样提一盏灯,越过周遭的风景,向她走来,把手中的这盏灯,郑重地交给那位女子。

我也想如初识你那般温柔似水,但是,公子,我想我真是爱惨了你。绿翘鄙陋至此,世间美好之物并无所得,唯有与你在一起的时刻是绿翘最为欢愉的时候。所以,我想要得到,要得到,哪怕抛弃所有,包括我的生命,我的善良。

我挥刀过去的时候,我只是欣喜地想,你看,公子,终于没有人从我身边把你抢走了。

而你将剪刀戳向我的时候,我竟呆愣不动任凭你刺过来。

我不恨你,恨一个人比爱一个人难多了,公子,我还是,如初识那般,爱慕着你。

我有点后悔没能先开口说出那句话。

只要你不懦弱,凭什么我们要错过。


欧阳少恭走到后房拿了一粒丹药递给绿翘。柔声道“此丹可使你恢复十二个时辰的实体,你大可在此段时间内完成你的心愿。”

绿翘拜了又拜,这才拿上丹药离开。

百里屠苏早已从石头里钻出,在门后偷听着刚刚绿翘的事。

待绿翘走后,才从门后走出。

“你这样反倒害了她”屠苏冷声道。

“不管结果如何,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欧阳少恭从盘里拿起一块糖糕慢慢地吃。

屠苏沉默会儿,忽又敛眉。“欧阳少恭,你不必再如此骗我,我的……救命恩人。”屠苏特地咬重了后面几个字,似有不屑。

“屠苏,不管如何,是我让你苏醒过来。”欧阳少恭没有看他。“鬼修既不能是生魂离体,也不能是心中执着的恶念成了厉鬼,而你又骨骼清奇,你恰恰符合了机缘,倒是走上了鬼修这一条路。”

屠苏敛眉,低着头不说话。

“这样,陪我一年偿了我的恩情,你再来报你的仇也不迟。”欧阳少恭抬眸望了屠苏一眼,又从柜架上抽了两本鬼修的修炼入门丢给了他。“如何?”

屠苏冷了冷脸,还是点了点头,收好了两本书。

“你真打算取绿翘性命?”屠苏有些迟疑地问道。

“绿翘身负浓重煞气,莫非你以为她还能投胎?除了变成厉鬼,其余别无他法,倒不如这样做,也免得她去害人。”欧阳少恭看了屠苏一眼,喝了口茶。“再说,你的鬼修修炼就是以吸收鬼气和煞气来修炼的,屠苏,你需要她的鬼气。”

屠苏心中有些复杂,当年欧阳少恭也是这样,对他百般顺好,却在背后害他亲人。当年他受焚寂煞气苦不堪言,今日却又以煞气为食。想来,何曾不是上天给他开的一个巨大玩笑。

评论(10)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