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月考引发的脑洞#



“不是的,你说的对,我就是这样趋炎附势的女人,一个下贱的,上海滩舞厅的女人。”顾晚山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漆黑的眼眶底却是满满的讽刺,劣质眼线有些模糊,只听见高跟鞋噔噔作响,顾晚山黑色的外套和黑夜默契地融合,消失在这条巷子,再无处可寻。


漆黑如枪口对准青淮。


巷子里好像只剩下顾晚山的高跟鞋响亮亮地踏在青淮的心上,有一块东西被生生撕裂开来,漏风地疼,雪花都好像飘进心里,冷得发抖。



青淮记得自己小的时候,顾晚山喜欢抱着自己去听说书,慢慢地跟自己讲“所以人都希望听个好结局,殊不知是因为自己的生活那样坏才更希求温暖的东西。”又面含微笑地接一句“不过我不……我和他们不一样……”


顾晚山总不觉得自己苦,左右不过是去舞厅跳几支舞,在男人身边周旋罢了。她一直相信自己是不一样的……和那些人都不一样……


青淮知道,他懂得。


那年雪天,顾晚山站在舞厅门口的大街上正对着一个陌生的带着帽子的男人,面露讥笑,艳丽的口红糊了满嘴都是,声音冷冷的“行,我跟你走。顾青淮留下。”


青淮躲在舞厅背后那条脏乱的小巷子,偷偷地探出个小脑袋来,倏地听到这话,身子一下变得僵直。
她脸上那层白粉,只是让青淮觉得,比地上的雪还厚,还冷。


他还想得起顾晚山为了给他买上海街头那种洋玩意儿的昂贵糖吃而答应了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的邀请。


回来的时候坐在他的床边等他醒来,温柔反复摩挲着他的脸颊,轻轻唤着他“青淮……青淮……我的,是我的儿子。”


那时候顾晚山送他去学堂,他逃了课,回来被她拉着打了一顿,她拿着一根细藤条,唰唰地打起来很是疼人。她不哭也不责备他,至始至终只是用一种冷漠的态度旁观着他。


直到青淮软软的承认了错误,她才面色缓和,摸了摸青淮的发。


她只是淡笑地说了一句不像她这种社会阶层的人说出的话。


“人最可怕的不是恶,而是蒙昧无知。”抚着头发,她忽地深深吁了口气。玻璃窗上的窗花没能留下那个夕阳。


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终究还是走了。


他还没有叫过她母亲。


他抬头望向天空,又垂下了眼眸,雪花落在他的睫毛上。这路灯的光比月亮还亮,谁又是谁的风雪夜归人。


总之不是他的。


顾晚山呢?


不不……顾晚山再也不会回来了,这次是真的不会再回来了,呵。


青淮缓缓蹲下,埋下头在自己的世界里。


破旧的冬衣在寒风中失去本身最重要的价值—御寒。
人本身有两个冬天,但心底的冬天已经来临……无论穿多厚的衣服,那寒风还是灌进来……灌进心来。


后来青淮见到顾晚山的时候几乎认不出来她。


一个瘦骨嶙峋的女人,用一双浑浊的眼珠盯着他,神情冷漠而孤立,像一个落水的女人冷漠地盯着向她伸过来的手那样。青淮心中腾地升起一股怪异之感。


“是谁人?”顾晚山冷漠的眼珠转动着,看着面前陌生的男子,努力表现出她的高高在上,却难复当年的桀骜神采。又坐下继续搓洗衣服。


青淮望了望她,刚要张口的嘴便合上了,沉默了会儿才缓缓开口……“妈,回家了,我在等你呢。”


手中搓洗衣服的动作停下,她长久地凝望着青淮的脸,忽地从眼眶里滚出两滴热泪。


“青……淮?谁?我的儿子……儿子……”她语句续断,声音哽咽,眼眶一直红着。


顾晚山少时也穿阴丹士林的旗袍蓝色上衣,一条黑色的短裙,和街上那些游行的女学生没什么分别。那时候的她,年轻,美丽,充满生机。


生活总能将一个人的棱角磨平。


她曾经的热情,曾经的欢笑,却因无数次为生存而消失殆尽。

顾青淮看着阳光照进小巷,照到顾晚山的身上。却像直直地穿过了那个女人的身体,一瞬间顾青淮才真正感知到了,那个女人老了,她的存在越变越透明……


衰老让她的脸皱皱巴巴,牙掉了几颗,话说得也不利索。


只叹何处再寻伊人芳华……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青淮小时,顾晚山穿着身素色的旗袍,拿着伞来接他放学,走在路上顾晚山突然冒出一句话


“你可能会觉得我太冷漠,但我不是责备,只是感到失望。”她的笑容泛着苦涩,眼神一直盯着前方的路。


彼时青淮还不明白,所谓生活的苦难。


看着如今面目全非的顾晚山,青淮心中陡然的悲凉,又转为些许卑微的欣喜。


顾青淮轻轻握起那只皱褶难平的手。就像幼时顾晚山牵他穿过那条热闹街巷,带他去买糖那样。握着她的手,穿过巷子周围民房升起的炊烟,走在前方……


温暖地说一句,回家了,我们回家了。


说着好像能走回到以前那个黄昏,顾晚山买糖给他,他拿着糖咬的嘎嘣脆,顾晚山用手绢揩去他嘴上的糖渣,一边生气地说着“作甚的吃这么快,小心些小心些。”


身影越来越远,小巷的尽头只剩下一个模糊的背影。


回家了,顾晚山。


我在等你呢


顾青淮醒来看到桌上的骨灰盒,抿了抿唇,沉默了一会儿。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
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