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说时依旧[下]

[不对]

[这里……是哪里?]

“苏苏,你醒啦。”穿着水蓝纱裙的女子走近身边,带些俏皮的笑。

“晴……雪?”屠苏抬眼看见女子愣了许久。
晴雪在屠苏眼前摇了摇手。“怎么了苏苏?昨晚煞气发作了吗?可我见你睡得很踏实啊。”晴雪有些奇怪地盯着屠苏看。

他……记起来了。

自蓬莱大战后,晴雪救回他,同他成亲。如今,他已是两个孩子的爹。

[总觉得忘记了什么]

[是……很重要的东西吗?]

“苏苏?”晴雪轻唤“最近没睡好吗?”

他脑子混沌,便也就草草一应“嗯。”

“那你再休息会儿吧,昨日有来信让你去江都一趟,说是遇见了麻烦事。你如果要去,就早些回来啊,我和孩子们等着你开饭。”清婉动人一笑。

“那我现在就去一趟,若是耽误大事恐无法交待。”屠苏拿起床边的剑下了床。

晴雪略微心疼地朝他点点头“你也要顾惜自己身体。”

屠苏点头算是回应。

便推门出了去。

因着时辰还早,屠苏到达江都办完事后便去大街上逛了逛,想寻些新奇玩意儿逗逗自己家的两个小家伙。
倒是没逛多久就被这细绵小雨扰了兴致。

雨也是说来就来,幸而小,他并未放在心上,只是晴雪叮嘱过他要注意身体,便不由得多在意了几分。
江都河堤的柳在细小毛尖雨中竟有副雾气朦胧之感,影影绰绰倒是有几分姿色。


一片杏黄一角从柳边轻轻扫过,霎时便抓住屠苏视线。

[很熟悉……很重要……是谁?]

拿着剑便从躲雨的屋檐跑着追了出去。

一柄油纸伞,一头用黄色缎带束好的青丝,一身杏黄衣袍。

“欧阳……少恭。”屠苏的表情直到现在仍是愣愣的。

男子闻言转身,眼带笑意。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屠苏?”欧阳少恭微微笑“许久不曾见过了,过得可好?”
“你为何……”屠苏望着他的笑,心底跟着泛酸,话就哽着说不出来。
他好像很心疼很心疼这个男人,又好像很恨很恨,他想问他好不好,想能待在他身边……但他,什么也说不出口。

灰色的雨丝打湿青石板铺就的小路,河水慢缓缓地向前,一顶黑色乌篷船撑过河边。

青砖白墙的房舍间已相继燃起炊烟。

“你该回家了,屠苏。”欧阳少恭深深朝他一笑,便要转身离开。

忽觉自己的衣袖被拉住,便回头看见百里屠苏一脸窘迫。
“少恭……别走。”百里屠苏说得有些难为情,脸跟着红。
不希望,也不舍得……让他离开。

欧阳少恭眼里闪过一抹促狭的笑意。“百里少侠莫非舍得两位正等爹回去开饭的孩子?”挥开屠苏抓住衣角的手。

眼带嘲讽笑意“屠苏不要再跟我来了,你还有家。”

杏黄身影渐远,只有屠苏一人呆愣在原地。

[欧阳少恭是……]

[是什么?]

[欧阳少恭……是我……爱的人]

“屠苏,你我互为半身,引为知己。”
“我相信少恭他不会骗我的。”
“这样……也挺好。”
“虽有遗憾,并无后悔。”

百里屠苏眼眶微红。

你要走了吗

可我是,真的真的爱过你

这句话就请你,放在心底。

“少恭……”

从梦中醒来,屠苏惊出一身汗,大叫少恭的名字。

“屠苏,我在这儿。”欧阳少恭穿着藏蓝色长袍,坐在床边,摸了摸屠苏的发。

屠苏,不会有人比我更爱你了。屠苏……


下方附三毛《说时依旧》歌词


重逢无意中 相对心如麻

对面问安好 不提回头路

提起当年事 泪眼笑荒唐

我是真的真的真的爱过你

说时依旧 泪如倾

星星白发犹少年

这句话请你放在心底

不要告诉任何人你往哪里去

不要不要跟我来

家中孩儿等著你

等爸爸回家把饭开

评论(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