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恭苏#古往今来11

*支线2没有结束,只是个伏笔,后面会有后续发展
*大线索已开启














欧阳少恭才住下一天,隔天早上便听到乒乒乓乓做法事的声音。

那个道士看起来倒是有几分本事的,看了看房屋格局便断定是这梨树在作怪,一问掌柜的,他却又支支吾吾不肯告诉。道士便画了张符咒想要烧掉梨树,奇怪的是,火烧了两三天,梨树却毫发无损。



“先生。”少年先是拜了一拜,才开口。


少年约摸十七六岁模样,长得俊秀儒雅,穿一件月牙白的长衫。

欧阳少恭眯起眼挂出一贯的温和笑容“公子这是……?”面对着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欧阳少恭心中已有几分猜测。

少年苦笑几分“怕是先生已猜出我此行的目的。”他又正了正表情才继续开口道“先生定知,三十几年前南派北派清流寒门之争,我乃南派崔家嫡出的小儿子,崔微。”崔微坐下,娓娓道来三十年前的往事。

“我自小便生活在权利中心,早该知那利益阴谋都是平常的,可惜那时年轻气盛……”他眼中一丝沉痛。“我常与那些世家弟子来往,经朋友认识了元椹。他皮相生得好,总能勾着人,是北派中的小家族元家庶出的三儿子,没什么地位。”
欧阳少恭绕有趣味的一笑“你心悦于他,我说得可对?”

崔微没什么表情,点了点头。“时好男风兴盛,我又不曾懂得这些,他故意示好,我也就与他整日厮混在一起。”

崔微眼眸垂了垂“他有本事,不过三年的功夫,借我之手,暗地收拢势力,背后已很有些力量。又踩着他嫡出的哥哥一举中举,得圣上青睐,不出几月便位居高职,乘着风头正盛,他迅速打垮崔家,背后拥护的势力越来越大,在北派的地位稳固下来。”

欧阳少恭望着他笑“又是始乱终弃的戏码?”

崔微自嘲“倒也不尽如此,元椹打垮崔家后,将我囚禁于他的府邸之中,日日羞辱于我,到雍和三十二年的时候,他越发心性甚高,目中无人,我的出逃更是刺激了他,他便让人作法将我困在这梨树之中,说什么‘死也不能离开我’的鬼话。”少年的眉目带些冰霜似的冷意,轻描淡写将那时的痛苦遮掩而过,突然勾起笑“若不是他被暗杀,我也会亲手杀了他。”

“那崔公子想从少恭这里得到什么呢?”

崔微端起茶杯,浅浅酌了一口,白色雾气缭绕,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我要先生帮我,回到过去。”

他抬眸望着欧阳少恭。

欧阳少恭反笑道“崔公子莫不是执念太过?时间之事怎可凭人之力扭转。”

崔微捏紧茶杯,莹白指尖变红“崔某要求是有些无礼了……但无论如何,请让我亲手杀了他。”说到这他的眼睛变得有些红。

欧阳少恭叹口气“这,鄙人还真是没有办法,还请崔公子另请高明吧。”

崔微有些慌“先生……”

欧阳少恭打断他的话“并非我不愿,实在是这已违背天道。不过我倒是可以将你从那棵树中解脱出来。”

崔微带几分自嘲意味的笑“自由,自由了又如何?我早已无法投胎,不过一缕残魂。”

欧阳少恭皱眉“过去之事已无法改变,崔公子。”

崔微低了头,一挥袖便消失在欧阳少恭眼前,回到梨树之中。

欧阳少恭背过身,一只火鸟落在欧阳少恭手掌之中。

“情况有变,望主人速归。”欧阳少恭拧了拧眉头,手掌合拢,火鸟便消失在掌中。

望着院子中的梨树,欧阳少恭意味深长地笑笑,试探自己?倒是有几分胆量,只可惜……

这几日天空中盘旋的黑气越来越浓烈了,加上逃到此处的饥民大量涌入,欧阳少恭心头有些不安,古董店也很久未变化时空位置,总觉得,有大事发生。

欧阳少恭闭了眼,也罢,先不去想这些了,明日便回店中看看。不知屠苏这几日可还好?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