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恭苏之打开方式

*黑童话系列第一个故事完结

男子眉目含情,眼神分明勾人心魂,嘴边只噙着一抹轻笑,手中托盘摆着酒壶与酒杯。

向屠苏那桌走去。

屠苏只瞟了男子一眼,眼神落下,身体紧绷,手更是紧紧抓住了焚寂。方兰生似有所察,也暗自戒备。

这个男人,很危险。

“客官,您的酒。”男子的声音如春风拂面,微微勾起薄唇,一双深邃的眼眸似乎要淹没了屠苏。继而轻轻拿起酒壶与酒杯慢慢放置在桌上。

一举一动都带着摄人心魄的魅力与勾人。

红霞不自觉爬上了屠苏的脸,瞳孔有些涣散。

似乎想起了什么,猛地打了个颤,屠苏强自镇定下来。

冷冷答道“多谢。”

男子瞧他那佯装镇定的模样不禁笑容加深,自顾自拿起桌上的酒壶倒了一杯酒。

“少侠如何称呼?”欧阳少恭含笑将手中满溢的酒杯递过去。

屠苏的心脏倏忽被一双手捏住。

额头有些细密的汗珠。

“百里屠苏。”屠苏只能压抑体内的痛苦,眸子的清明也快要消散,只求这人快快离了自己身边。

“我陪少侠喝几杯可好?”男子像是瞧不出屠苏的迫窘,仍旧那副云淡风轻的笑着,坐下理了理长衫,精瘦的胸膛在薄薄的衣料下若隐若现。

屠苏闭了眼,汗珠顺着脸颊流下。

煞气……涌动为什么会这么强,明明今天不是圆月。

连方兰生也看出来者不善,脸色一变就要站起。

屠苏不动声色在桌下拉了拉他的袖子。

屠苏作出一副皱眉的样子“兰生,我的玉佩好像丢在那片树林了,你帮我去找找。”

方兰生瞳孔猛的一收缩。

是想给我制造机会离开吗?

“好啊你,木头脸,也敢使唤到小爷身上来了。”方兰生佯装嬉笑怒骂,眼里却是深深的担忧。

屠苏睁眼,眸子中是前所未有的坚定,轻轻拍了拍兰生的肩膀。

“兰生,去吧。”

“木头脸……你等着!”方兰生强抑心头的酸涩,露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走出了整个充满不详气息的小镇。

他知道,如果他不走的话,那连救回木头脸的机会也没有了。

欧阳少恭自始至终都以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旁观者,端着青花白瓷的酒杯轻呷。

没有作出任何阻拦的行为。

他的目的从来都只有这位名叫百里屠苏的男子,笑意在饮酒的那一瞬间尽数掩去,只是眉梢仍旧吊起,尽显风流。

“少侠这是要去哪里?”欧阳少恭状似不经意地问起,估摸着时间也快差不多了。

屠苏刚送走方兰生松了口气,面对男子时心中又是严阵以待。

“前面的山头。”

“噢?那荒山野岭的,少侠去干什么?”

“捉妖。”屠苏听这一片的村民常提到这里有两只九尾妖狐,过往的客商无一例外的失踪的失踪,死的死。屠苏正是接到委托,前来除妖,正碰到离家出走的小少爷方兰生,于是两人便结伴而行。

“呵……”欧阳少恭的星眸中带些戏谑的笑意。“那少侠倒省了辛苦。”

话刚落地,邻桌的宾客一副痛苦的模样扼住了自己的喉咙,倒地不起。而刚才还与他们有说有笑的舞姬们则是眉目含笑地望着一脸痛苦的宾客们。

屠苏思及此终于明白那微微的不和谐感到底从何而来。

这家被他和兰生当作客栈的地方,似乎离实际意义的妓院更相像,但却不属于妓院的范畴。

屠苏握住焚寂,站起身来,眼眸中一片冰冷。

痛苦的宾客们扭动着身躯,先是前端,再是后肢,头部,一点点变成了驴的模样。

刚才那个不着边际的掌柜男子走下楼,身体摇摆,仍是赶着那群驴去了后院。

屠苏不由得将焚寂握得更紧。

转过头对那个仍悠闲喝酒的男子冰冷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语气中是毫不隐藏的杀意。

男子只是轻笑,缓慢摇荡着酒杯,随意地向上翻撒尽杯中的酒。

屠苏几乎是惊惶的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面上是强装的镇定。

男子温润如玉的脸孔微微凑近,鼻息都要沾到屠苏的脸。

欧阳少恭轻声在屠苏耳边说道“在下,欧阳少恭。”

氤氲的热气要将屠苏的脸颊蒸熟,少年额间艳丽的朱砂出现,眼神在慢慢涣散……

欧阳少恭……是谁……

评论(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