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古往今来3(已修)

*梦魂丹2

张叔也是匆匆付了钱,拿走了刚刚选好的字画,拉着张婶回家了。大概是觉得知道了这些大户人家的腌臜事怕惹祸上身,毕竟欧阳少恭的古董店就在那郑宅的斜对面。

肉眼可见郑宅与其它人家并无有任何不同。但在以欧阳少恭看来,那郑宅上方却是覆着一团浓重的黑气,以漩涡状从中心扩散开来,凶煞异常。

“恐那郑家的气运一落千丈了吧。”欧阳少恭淡淡说了句,又转身静静吩咐小二哥准备些点心和茶水。“今日会有客人前来,我瞧着那桂花开得正好,你只向厨房那边的铁牛哥吩咐过去,做些香甜清爽的桂花藕粉糖糕和竹节紫米糕给送来。到时,你再泡一壶上好的庐山雨雾。”

那小二哥本是山上的一只松鼠,好不容易修成了灵,却遭遇大雪封山,近乎饿死,若不是欧阳少恭当时因采集雪莲上山遇见他,顺手一救,早已被饿死在这深山之中。

为报救命之恩,前来做了欧阳少恭铺子里的小二。

欧阳少恭见他机敏懂事,便也应下。

那铁牛的来历就更奇葩了。因他曾用自己的好手艺招待过欧阳少恭,而欧阳少恭也认真的点评了几句,他便认定欧阳少恭是他厨艺上的知音,跟着就过来当了厨子,一脸严肃地说什么要做尽天下美味只为知音一人。

欧阳少恭额头挂满几条黑线,沉默一会儿还是无奈地应了他。

于是欧阳老板的古往今来便开了张。

天将近黑的时候,小二哥收拾了收拾店里的东西,正想落下门帘,只见一只白如青葱的手抬着帘子,阻止了他的动作。声音也是清脆温润如黄鹂,在帘后只轻轻地问了一句“烦扰了,小女子今日来得晚了些,可能通融一会儿,让我见见欧阳先生。”

小二哥素来机警,这样一听,自然知道是老板的客人了,连忙卷起门帘,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小的不知是贵客,万望恕罪。”

只见女子腰肢款摆,一袭白衣,顾盼生姿,只是带了顶白色的斗笠,白纱让无限风华的脸更加隐约朦胧,平添一股神秘清冷的气质。

这才微微低头穿过门帘,轻挪莲步走入店中。

小二哥探出头在店门外张望,瞧着周围没人了,才快速落下门帘,关上门落好门阀,前去泡茶,上好点心。

欧阳少恭早听了这动静,只朝座上的女子淡然一笑,走了进来。

“姑娘远道而来,少恭有失远迎,还请姑娘不要怪罪。”欧阳少恭歉意点头道。

女子站起身来福了福身子“哪是老板的不是,却是小女子叨扰了您。”

欧阳少恭笑颜一展“自是做生意,哪有什么叨扰不叨扰的,姑娘有何心愿不妨直说。”

女子点头,取下斗笠,露出一张芙蓉般美艳的面容。

“小女子名为绿翘,老板恐是已知小女子的事情,小女子因有一心愿未了才常常徘徊在郑宅不肯离去投胎,万望先生成全。”

“绿翘,你可知你已违天道,所种恶孽又岂是我能祝助你的,你已害了三条性命,其身已为厉鬼,你已夺走郑家气运,莫非还要我帮你作恶不成?”欧阳少恭只端起手边的茶,轻轻呷了一口,抬起头对绿翘淡淡道。

绿翘的脸上立即滚满了泪珠,即刻便跪下,声音也不似刚才黄鹂般的婉转,而换成了一种凄厉的哀求之音。

“绿翘……绿翘知自己已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但绿翘还是想要问问二公子,想要听他亲口对我讲一句,是否有真正与我长相厮守的念头,是否从前的承诺都不是镜中花水中月……绿翘愿还回郑家气运,愿付出所有……惟愿再见一面,也了却我的痴心。”她的声音近乎悲戚,像极了失去孩子母鸟的悲鸣,哽咽得断断续续。

欧阳少恭皱了皱眉,此人还不知这其中利害。

又微微一笑,若是她知道她那钟情之人其实只为南明玉,倒另有一番趣味了。

“你且起来说话,我助你便是。”

绿翘闻言欣喜地起身望着欧阳少恭。

“不过,得从你身上拿些东西来换。”欧阳少恭谦谦一笑,虚扶了绿翘一把。

绿翘只答“只要恩公能许我心愿,绿翘当万死不辞。”

“噢……”欧阳少恭笑得绕有趣味“那么如果我要你的鬼气呢?”

绿翘呆愣了一会儿,才缓缓应道“绿翘……愿意。”

鬼气对鬼来说就像心脏跳动对人一样重要。一旦被拿走鬼气,毫无例外的都是魂飞魄散。

你后悔吗?

不,我不后悔,我只是……只是想见他一面。

哪怕不是我想要的结果。

爱是沧海遗珠。

可在欧阳少恭看来,爱不过是权谋与算计,哪有真心。

是啊,自从接受了巽芳的背叛后 ,他大概早就不信这东西了。

面上一抹淡淡苦笑。

黑衣少年静静站在轻掩的房门后,表情依旧冷漠,只是却一直注视着苦笑的那人。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