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乡

静躺入空山

古往今来7(已修)



*客栈人桩2


说到底,集市与百年之前并未有何变化,百里屠苏逛了会儿就觉得乏了。忽然想起第一次下山时也是有要事在身,好像一直以来都有机会没能好好看看这俗世景色。


那个时候,晴雪还陪伴在他身边。


而现在,凡尘一切再热闹都不属于他。


想到此,百里屠苏的眼神不禁黯淡下来。


欧阳少恭心细如发,自然察觉了旁边人低落的情绪。柔声道“少侠可是思及故人?”脚步不自觉放缓。


屠苏抬头望一眼欧阳少恭,随即又低下头没再说话。


“活了这许久,少恭看这世上,不过长短二字,万物隐气潜息之时,新芽实乃春之伪象。若贪此景并误以为春至而翘首久待,却不知何时已身渐冰冷。”转过头来又笑道“若是太执着于心中的执念,便会如少恭一般,落得个万劫不复的下场。”说到这,欧阳少恭的脸上出现一抹讥讽。


不知为何,屠苏竟觉得此时,欧阳少恭如此……悲伤……和孤独。


百里屠苏还是无法可想,那一世与欧阳少恭针锋相对,不死不休,而如今,他们身边的人,走的走,死的死。却单单只留下他们两个……如今却还能平静相处,实在是让他没有想到过。


再回过去见欧阳少恭的时候,他的面容已恢复了平日的神态,只是嘴边的笑意叫人看不出来喜怒。


屠苏沉默地跟在他身后,鬼使神差地心中涌起一股酸涩之情。


欧阳少恭又扬起笑,道“不过至少,过去的回忆中,我还有巽芳的温暖……并不是,孑然一身,毫无所挂。”他的目光霎时变得温柔而深邃,走向前去。


可到最后,连巽芳都背叛他而去。


眼中难掩阴霾。


屠苏也不知为何会在那刻对欧阳少恭如此怜悯和心疼。


大概,曾为他的半身。


大概,看到那个凄绝的背影,身边除巽芳外无人相伴。


他是太需要温暖了,屠苏心想。


加快了步子追了上去


欧阳少恭,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似乎是在等他追过来,嘴角噙着一抹浅笑。


巧笑倩兮,美目流连,明明是形容女子,他却在欧阳少恭身上看到了如此的风情,但又不让人觉得娘气,恰如三月的春风掠水,姿态尽显。


是否人世间的温暖与美丽之后都披着皮,揭开后都是淋漓的鲜血。


也许丑恶才是世界本来的模样,但人总是一如既往的相信着,爱与望。所以在遭受了无数背叛后,心中却总有那么点说不清的希望。


评论

热度(19)